有人把2013年稱為“移動互聯網元年”。這一年,超級社交應用微信的用戶數突破6億,從前的“企鵝帝國”眼看要被一對“對對眼”替代;屌絲手機小米,靠“售賣參與感”的粉絲營銷重新改寫製造業,估值100億美元,“老頭子”諾基亞的賣身錢才72億。
  2014年差不多成了“手機大世界”:“紅包大戰”、“全民打車”,此起彼伏好不熱鬧。三八婦女節被改成電商巨頭的“生活節”,一個韓國小子被拉來滿世界嘮叨著手機購物。馬雲的戰略叫從雲到端,“allin無線”。新帝王微信則“左牽黃、右擎蒼”,什麼點評、京東通通納入麾下,有人戲言“巨頭間的聯姻一齣接一齣,從沒人說他們嫌貧愛富”。
  所有的熱鬧景象,最終可以歸結為一個術語——O2O競爭白熱化!O2O作為一個概念說了許久,其實一點不新鮮,就是從線上到線下(Online To Offline)。只是到了今天,互聯網巨頭們的大手筆才讓人真正見識了它的厲害。所有的手機應用如果不能最終找到變現出口,都可能是泡影。因此,O2O的焦點鎖定到“移動支付”,也有人把2014年稱為“移動支付元年”。
  錢包大戰為哪般?
  一切消費行為的終點在於“從錢袋子里掏錢”,經過“錢包的革命”,手機錢包開始流行,一旦移動支付變成日常習慣,互聯網巨頭們各自為戰所經營的“閉環”就打通了,不論是誰,可能都逃不掉支付寶或微支付的掌控。因此,那個可畏的預言也許立刻就能兌現,“互聯網將顛覆一切傳統行業”!
  不過,正當移動互聯網的大戲似乎剛剛開始就到達高潮的時刻,金融監管者說話了。央行暫停了二維碼支付、虛擬信用卡,隨後一系列針對第三方支付行業的監管條例開始醞釀出台。“達摩克利斯之劍”驟然來臨,火熱的移動支付業以及整個移動互聯網,好像被兜頭澆了一盆冷水。
  許多人把這次“安全大檢查”,看成傳統金融業對互聯網公司的“狙擊”。這不無道理。互聯網巨頭公司、銀聯銀行等,都是市場中的競爭主體,自然有攻有守、有競有合,它們各有擅長和專攻,也各有優勢資源可以調動。但如果去指責“央媽護犢”,則是對監管中立性和權威性的輕視,這過於簡單化。
  用戶對手機錢包,更在乎安全問題。安全與便捷,安全是前提。移動支付行業與傳統支付行業一樣,對安全性要求非常高,甚至要大於創新,在金融行業,這叫“跟錢緊密相關的要嚴謹不能出事兒”。
  過去幾年,包括網絡支付在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發展迅猛,已經有250多家申請牌照,監管者一直是“放水養魚”的。而這個過程泥沙俱下,創新與風險並存,其實早到了需要“收一收”清理整頓的時刻。此時,正趕上互聯網巨頭們大舉挺進線下,動靜又鬧得很大。由此,才有了央行“在不適當的時刻做了應該做的事情”的說法。對監管者而言,如果等到出現大範圍安全事件再出手,可能就難以收場了。
  “先試點,再推行”,是中國改革的經驗和智慧。而目前互聯網巨頭公司,既有急於上市的圈錢動力,又有市值高估的業績壓力,它們似乎等不到總結試點經驗的那一天,馬上就要全面推開,一切以“快”為核心。可是在金融支付領域,恰恰要以“穩”為核心。
  在爭奪“錢包入口”這個要害之處,巨頭們的思維暴露出弱點。為什麼要從線上到線下?單看目前國內刷卡消費交易額,每年就有30萬億元規模。未來基於手機的近場支付占到五分之一或四分之一,都是可預期的。對巨頭而言,線上基本搞定了,線下還是處女地。但他們忽略了,線下的支付產業鏈漫長,利益攸關方眾多,不能以合作共贏為出發點,壓根兒就乾不成事兒!
  “生態圈”是互聯網巨頭們最愛說的口頭禪,其本義,是要相互包容、互助互利。而在一開始,O2O的巨頭們往往是打著“生態圈”的名義去“占地盤”。他們更多是考慮自己的“閉環”。但在這個行業,參與移動支付產業鏈的任何一方,其實不能過度去追求它自己的“閉環”。互聯互通才是大方向,“閉環”更多的是單個公司單個企業的私利。
  一場智能生活“土地革命”
  較真地說,O2O的概念是互聯網公司基於自身立場提出的概念。可是,傳統互聯網巨頭們習慣了大規模坦克戰、空戰,總想擺開“大會戰”的架勢,靠超級殺手級應用,畢其功於一役,實現完勝,結果可能是大炮打蚊子。移動互聯時代的用戶需求都分眾化、小圈子化了,O2O的線下競爭,恰恰是叢林戰、山地戰、游擊戰。
  “請全國人民免費打車”、“請全國人民吃喝玩樂”這樣的大手筆,可能吸引眼球,卻不代表著說服用戶。線下的市場,需要雨潤萬物,需要“深耕”商戶與用戶的需求,這更像是一場真正的智能生活“土地革命”。
  既然是“土地革命”,互聯網精英們就應該學習農民伯伯的精耕細作精神。這場革命有它自身的規律,需要在“試錯”中摸索,貪多求快、拔苗助長不起作用,強拉硬拽去推廣、簡單化做用戶教育工作不起作用。用央行金融IC卡領導小組李曉楓主任的話說,就是以上述方式推進移動支付,顯得“零敲碎打,廣種薄收”。在剛剛結束的第六屆移動支付論壇上,這位資深人士再次回應了一個月前的監管話題,他認為二維碼是“灰色地帶的監管套利”,“沒有密碼認證的二維碼技術不可以作為可信支付技術在線下大範圍推廣。”
  與會技術專家還透露,目前流行的二維碼最大的安全漏洞在於,其技術專利都是由日本公司控制,很難說推廣到一定程度會否遇到專利陷阱。而已經通過中國標準的相似技術,卻礙於推廣成本,沒有得到互聯網公司的支持。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急於吃到線下蛋糕的互聯網精英們,大概確實有些急功近利了。
  在移動互聯時代,不論巨頭還是創業公司,應該不分高低貴賤,不分出身來路,平等相待,發揮各自優勢。這更需要建設性,如果你真心為用戶商戶利益著想,草根也好、新貴也罷,就應該以開放心態與各路人馬一起,進行協同創新。
  那種總想“一家獨大”、“吃獨食”、“占地盤”、創建“帝國”的思路,放在這樣一個巨大又複雜的市場中,不可取也不可能。抱著這種思維去“搶市場”,恐怕會事與願違,這樣移動互聯有可能變成“噱頭”。
  普通用戶的智慧生活是需要智能化受理環境支撐的,只有一部手機是不能解決問題的,要有終端對接。美國市場目前有3000萬台POS機,其中智能化POS只有十分之一;日本情況好些,也只有100萬台智能POS機。美日商業市場相對成熟,中國人口密度大,商業環境要複雜的多,潛力很大。而目前中國聯網POS機,只不過1000萬部,智能POS終端更是很有限,存量改造空間與增量空間都是巨大的。
  移動支付產業以及整個移動互聯網,應是一個大的生態系統,是為廣大用戶提供智能化服務,進入智慧生活的一個大的產業鏈,只有大家聯合起來做事情,形成“統一戰線”,才可能穩步有序推進。
  從這個意義上說,2014年監管者潑的“冷水”,給這個硝煙味過濃的市場降降溫,從長遠看是利好的。這給了互聯網公司調整節奏的機會,該慢一點就慢一點,該剋制就要剋制。這可是一場馬拉松比賽,開頭跑太快,不一定最後能贏。
  (作者系梅泰諾移動信息技術公司副總經理)  (原標題:高大上的移動互聯,需要一場線下市場的“土地革命”)
創作者介紹

sfzqjyaqhtkb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